《秋晚的江上》 刘大白

归巢的鸟儿,

尽管是裷了,

还驮著斜阳回去『get back』。

双翅一翻,

把斜阳掉在江上;

头白的芦苇,

也妆成一瞬的红颜了。

(一九二三年)

《鸽子》 胡适

云淡天高,好一片晚秋天气!

有一群鸽子,在空中游戏。

看他们三三两两,

回环来往,

夷犹如意,——

忽地里,翻身映日,白羽衬青天,十分鲜丽!

(一九一八年)

《秋晨》 于赓虞

别了,星霜漫天的黑夜,

我受了圣水难洗的苦孽,

你方从我的背上踏过,

欢迎啊,东曙,你又已复活!

在这最后的瞬间,我睁眼

双手抱住太阳的脚,看

叶颤,花舞,听市声沉醉,

直到落下欢欣的眼泪『tears』!

(一九三四年)

《沪杭车中》 徐志摩

匆匆匆!催催催!

一卷烟,一片山,几点云影,

一道水,一条桥,一支橹声,

一林松,一丛竹,红叶纷纷:

艳色的田野,艳色的秋景,

梦境似的分明,模糊,消隐,——

催催催!是车轮还是光阴?

催老了秋容,催老了人生!

(一九二八年)

《私语》 徐志摩

秋雨在一流清冷的秋水池,

一颗憔悴的秋柳里,

一条怯懦的秋枝上,

一片将黄未黄的秋叶上,

听他亲亲切切喁喁唼唼,

私语三秋的情思情事,情语情节,

临了轻轻将他拂落在秋水秋波的秋晕里,一涡半转,

跟着秋流去。

这秋雨的私语,三秋的情思情事,

情诗情节,也掉落在秋水秋波的秋晕里,一涡半转,

跟着秋流去。

(一九二二年七月二十一日)

《秋月呀》 徐志摩

秋月呀!

谁禁得起银指尖儿

浪漫地搔爬呵!

不信但看那一海的轻涛,可不是禁不住它

玉指的抚摩,在那里低徊饮泣呢!就是那:

无聊的云烟,

秋月的美满,

熏暖了飘心冷眼,

也清冷地穿上了轻缟的衣裳,

来参与这

美满的婚姻『marriage』和丧礼。

(一九二二年十月六日)

《秋月》 徐志摩

一样是月色,

今晚上的,因为我们都在抬头看——

看它,一轮腴满的妩媚,

从乌黑得如同暴徒一般的

云堆里升起——

看得格外的亮,分外的圆。

它展开在道路上,

它飘闪在水面上,

它沉浸在

水草盘结得如同忧愁般的

水底;

它睥睨在古城的雉堞上,

万千的城砖在它的清亮中

呼吸,

它抚摸着

错落在城厢外内的墓墟,

在宿鸟的继续的呼声里,

想见新旧的鬼,

也和我们似的相依偎的站着,

眼珠放着光,

轻地抵达缆车山顶站后,越过千光寺来到文学小道,松木、岩石、樱花等大自然『zì rán』景观将慢慢映入你的眼帘,樱花围绕着安藤忠雄设计的尾道图书馆,沉浸在这片樱花林所带来的春季氛围,让人心情愉快,心里彷?芬部?隽艘欢涠浞凵?』ā?
有户人家位于成大学区,从火车站『station』骑车过来大约『dà yuē』3分钟、步行约10分钟,周边环境相当安静,但走出巷子就是热闹市区,去各景点都方便,一楼咖啡『coffee』馆只营业到晚上七点,七点后房客需由后门使用密码进出
牛肉堡很厚实,咬开来肉汁多又有弹性不会乾柴,软嫩又多吃!店员介绍说他们这个肉排是使用整块原肉绞碎,还加了两样秘密武器?u作,吃起来不仅『bù jǐn』口感不错,味道也很香甜好吃
吃起来不仅『bù jǐn』有香浓又美味的鸡肉咖哩香气,加上酥香微Q的饼皮,让整体味蕾层次多元,吃起来满爽快又顺口!
美美的渐层很好拍,虎丽推荐经典的恶魔珍奶,严选使用高大鲜乳加上自熬黑糖、蜜过的Q弹黑色珍珠,喝得到浓郁奶香和淡雅黑糖滋味,甜度『 dù』大约『dà yuē』5分糖左右,还蛮清爽顺口的
唐玉书表示,有不少客人来电要退订或是延后住宿,目前估计有30-40房,不过还是以延后入住为主
而在2月6日深夜『shēn yè』的花莲强震生之后,除了统帅大饭店之外,一度『 dù』传出美?龇沟暧牖财肪频辍篽otel』倒?,不过最后都是证实都是误传,其中因为统帅大饭店外观跟花莲翰品酒店『hotel』很像,所以网路上才传出花莲翰品酒店倒塌
0强震,让当地居民与旅客大受惊吓,花莲市当地也传出不少灾情,不过接下来受创可能『kě néng』就是花莲观光,目前许多『many』民宿与饭店都收到『shōu dào』了客人退订或延后入宿需求,花莲翰品总经理唐玉书表示,这次地震之后花莲观光势薄簍icket』厥艿接跋欤M簒ī wàng』政府能够帮忙一下花莲观光

咀嚼着彻骨的阴凉:

银色的缠绵的诗情

如同水面的星磷,

在露盈盈的空中飞舞。

听那四野的吟声——

永恒的卑微的谐和,

悲哀揉和着欢畅,

怨仇与恩爱『ài』,

晦冥交抱着火电,

在这幽绝的秋夜与秋野的

苍茫中,

“解化”的伟大

在一切纤微的深处

展开了

婴儿的微笑!

(一九三0年十月)

《秋天的梦》 戴望舒

迢遥的牧女的羊铃,

摇落了轻的树叶。

秋天的梦是轻的,

那是窈窕的牧女之恋。

于是我的梦静静地来了『lai l』,

但却载着沉重的昔日。

哦,现在,我有一些寒冷,

一些寒冷,和一些忧郁。

(一九三一年一月)

《霜花》 戴望舒

九月的霜花,

十月的霜花,

雾的娇女,

开到我鬓边来。

装点着秋叶,

你装点了单调的死,

雾的娇女,

来替我簪你素艳的花。

你还有珍珠的眼泪『tears』吗?

太阳已不复重燃死灰了。

我静观我鬓丝的零落,

于是我迎来你所装点的秋。

(一九三五年十月)

《秋》 杜运燮

连鸽哨都发出成熟的音调,

过去了,那阵雨喧闹的夏季。

不再想那严峻的闷热的考验,

危险游泳中的细节回忆。

经历过春天萌芽的破土,

幼芽成长中的扭曲和受伤,

这些枝条在烈日下也狂热过,

差点在雨夜中迷失方向。

现在,平易的天空没有浮云,

山川明净,视野格外宽远;

智慧、感情都成熟的季节『jì jié』啊,

河水也像是来自更深处的源泉。

紊乱的气流经过发酵,

在山谷里酿成透明的好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