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1/2)

曾经留恋一座城

1-

家乡有个朋友,大学毕业后,只身一人跑到了西藏。

他买了一辆二手自行车,沿着川藏公路,一路骑行去拉萨。路上偶遇一些风尘仆仆的骑行者,大家便结伴,相互鼓励,然后顶着烈日,在氧气稀薄的空气中艰难前行。

与所有『suǒ yǒu』向往西藏的人一样,最初吸引他的是圣洁的雪域、旋转的经筒,以及那飘荡在千年圣地的嘹亮歌声。

每个城市『chéng shì』都有自己『zì jǐ』的标签,就像大理有“风花雪月”啤酒,成都『Chengdu』有火锅、麻将,拉萨这座神奇的城市『chéng shì』,则有一场场长头问路。

他到了拉萨,开始『kāi shǐ』转周边的各个寺庙,有威严的佛像、氤氲的香火烟雾、琅琅的诵经声,还有磕长头的信徒。他说,那一刻,即使是不信宗教的人,也会感觉『很爽』到生命如此诚恳又厚重。

后来,他留在了拉萨,做起了“卖串”的生意。从尼泊尔成斤的牛骨、菩提、佛珠中精挑细选,自己『zì jǐ』手工穿成串,摆摊卖。

运气好的话,几十块成本『chéng běn』的珠串能卖到几百块,不过他挣的钱也就仅够他一个人生活。

后来,他父亲病重,他回来了『老弟』一次,一起『yī qǐ』吃饭时聊起了那里的生活。他说:“那里并没有什么可留恋的,可就是不想离开『absence』。认识『rèn shi』一个女同学,前些日子回到了北京,但她说,过段时间还回拉萨。”

那年春节『Chinese New Year』后,他又回到了拉萨。

哥们儿说他这是逃避责任,毕竟离父母『Parental』那么远,何况在那里并非长久之计。

从和他的聊天中,能感觉『很爽』出拉萨没有那么好,但足以让人驻足。这座城市里,无论你的装束、状态、散发出来的气息有多么另类,都不会让人觉得『felt』格格不入。那里有整日在街头喝酒聊天无所事事的青年,有衣衫褴褛的流浪汉,有服饰各异的少数民族,别的城市承载不了的,拉萨都能包容。

更何况,从离开『absence』校门的那一天起,他就一直生活在那座城市。

对于一座城市的留恋,不只是留恋那里的人和事,更多的,是留恋自己沉淀在那座城市里的美好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