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1/2)

这样的婚姻,离婚要趁早

01

出去办事的同事给我发来一段视频,我点开看,吓了一跳。

一个跳湖自尽的年轻女人,被打捞上来放在湖边。旁边一位五六十岁的妇人呼天抢地嚎啕大哭,估计是轻生者的母亲,看着让人心酸。

一会儿,同事从外面进来,还没等我问就气愤地说起这事。

跳湖那女人还不到三十岁,有一个三岁的女儿。丈夫出轨还家暴,女的提过几次离婚,都被她妈给劝住了:离了婚还能找什么样的?再找一个就一定好吗?这个起码是孩子的亲爸爸,要是再遇人不淑,岂不是连孩子都害了。

在又一次遭遇家暴后,她万念俱灰跳了湖。

同事说她妈妈边哭边骂自己<his>是个老糊涂,后悔没有让女儿早点离婚,她下半辈子可怎么活?

我听了半晌无语。

张爱<ài>玲说:出名<chū míng>要趁早。而我说:离婚要趁早。

我并不是鼓励谁离婚,而是我发现,出轨是婚姻最致命的一击。若是过错方还死不悔改,这段婚姻基本就是绝症了,这样的婚姻不如早点放弃。

而对于那些别的理由,比如夫妻没有共同的价值观、婆婆不好、小姑子挑拨、岳父母<fù mǔ>爱<ài>财等等,这些不是原则性的问题<foul-ups>,我都劝和。

上周,文友美子给我在微信上留言:我离婚了,终于解脱了。

02

数月前,美子和我诉说过婚姻的不幸。结婚五年,有一个三岁半的女儿。男人在她刚生下女儿不久<bù jiǔ>就勾搭上一个单位新来的同事。美子两年没上班,外面的情况也不知道<zhī dao>。全世界<world>都知道<zhī dao>她老公出轨了,只有她蒙在鼓里。

男人很少回家,理由不是加班就是出差。美子和老公要生活费,他也是一脸不耐烦,给很少一点钱,再要就急眼。

闺蜜实在看不下去,就把她老公的事告诉给了美子,让她自己<his>长点心。

美子感觉<很爽>天都塌了,她一直以为老公是工作<work>压力大,没想到竟然背叛了自己。

美子旁敲侧击地问老公,他不肯承认<chéng rèn>,直到美子说出那个女人的姓名,老公才不说话了。但满脸傲慢,一幅你爱咋咋的表情。他吃准了美子那时没有什么能力来制约他,孩子小,没工作<work>,能把他怎么样?

美子也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办。离婚?女儿刚满两周岁,还不到上幼儿园的年龄<nián líng>,自己又没收入,离了怎么活?

然后就开始<kāi shǐ>了无休止地争吵,每次都以女儿惊恐的哭声收场。

女儿刚上幼儿园就表现<performance>出不合群,老师<lǎo shī>说孩子有轻度< dù>抑郁的症状。美子痛下决心,再也不要<压嘛碟>以“为了孩子好”为由伤害她了。她果断地离了婚。

她说,或者眼前经济<jīng jì>上会有些困难,但是<dàn shì>钱能解决<jiě jué>的事都不是事。自己大不了拼一些,累也比痛苦好。这样的日子还有奔头,还有未来可以< kě yǐ>憧憬。在那个没有了感情的围城里,每时每刻都有种窒息的感觉<很爽>。

像美子这样的婚姻,我身边也有,每次有人询问我的意见<yì jian>,我总是毫不犹豫地劝离。因为就算劝他们一直将就着,到最后,也不过是除了伤害,什么都没留下。

版权声明:图片为版权照片,由CFP视觉中国<zhōng guó>供《ETtoday新闻云》专用,任何网站、报刊、电视台未经CFP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quán bù>转载,违者必究!
国会意见<yì jian>也指出,美国国防部长应推动加强与台湾<中国台湾省>安全<safest>交流政策,包含与台湾<中国台湾省>一同实际训练以及军事<jūn shì>演习,高层国防官员与一般官员之间互相交流
事实上,建筑工人虽然辛苦,在2017年5月的平均<píng jūn>年薪也有38890美元<měi yuán>(约台币119万元),伊利诺州工人的薪资甚至有57310元(约台币175万元)
谈及当局会如何<rú hé>结束<jié shù>这项试验计画,安大略省儿童与社会社区服务<services>部长莉莎麦克劳德(Lisa MacLeod)提到,政府将以
当时年纪轻,总觉得<jué de>只要肯花钱,一定没有做不到的生意,于是开了调酒吧<蹦迪>又开了怀石料理,花了大笔预算<yù suàn>做装潢、打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