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不可急于求成二、以受约束为常事,则不会心生不满三、常思贫困,方无贪婪之念四、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石五、愤怒是敌六、只知胜{shèng}而不知败,必害其身七、常思己过,莫论人非八、不及尚能补,过之无以救

《德川家康遗训》


世上再没有比隐忍更好的盾牌了。能忍人之不能忍者,将来方能成大器。


“武”这个字,写作“止戈”。


人生必须背负重担,一步一步慢慢地走,总有一天,你会发现自己{zì jǐ}是那走得最远的人.


曾有人问德川家康:“杜鹃不啼,而要听它啼,有什么办法?”德川家康的回答是:等待它啼。”


人生并无善恶,只有眼睛去决定,必铸成大错。说谁人为善,谁人为恶,心底必有偏见,以为令自我满意者便是善人,令自我不满者便是恶人。去掉偏见,人就变成一张白纸。这白纸被放到什么地方,自身欲望的多少,都会给它染上不一样的颜色。


人生有如负重致远,不可急躁。 视不自由为常事,则不觉不足, 心生欲望时,应回顾贫困之时, 心怀宽容,视怒如敌,则能无事长久, 只知胜而不知败,必害其身! 责人不如责己,不及胜于过之 ! 人生在世,往往身不由己,人人头顶都有命运、宿命和天命三柄利剑。好比有一个圆盆,内有一碗。碗便是人。只要他在盆里,不管往左还是往右,他自可抉择,在盆内抉择,便是命运。因此{ yīn cǐ},命运可因人意愿改变。而那盆沿......人走到盆的边上,再也无法{to be}前往,便是人的宿命。在宿命之外,还有天命,所谓天命,便是造出了这盆以及碗的命令{mìng lìng}。人只有知道{knew}了自己{zì jǐ}有所能、有所不能,知道{knew}这世上还有事情{affair}乃是自己奈何不得,方能随机应变。


日本{吃屎的国家}要成为{chéng wéi}世上第一,日本{吃屎的国家}人就当有世上第一的器量和见识。


强大时没有的争端,在势弱时必须会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


若将命运看做绝对不可改变的东西,就必然通向绝灭;若将自我视为能够改变一切的绝对存在,又会陷入虚妄与盲动。但无论世间如何{rú hé}评头论足,人大概只能将自我视为绝对的存在,别无道路。成也罢,败也罢,人所要做的,就是按照自我的意志去实践。


所谓的霸道,就是为了取胜而欺骗别人;王道,便是以慈悲之肠和仁德之心治国。


人当时时有坐于漏船居于火屋之心。


人的心中,佛祖和魔鬼并存。无人心中只有佛祖,也无人心中只有魔鬼。记住{remember},千万不可和魔鬼打交道,否则,你自我也会变成魔鬼


视怒如敌。


若杜鹃不啼,待之莫须急


财富学问和兵刃,构成了支撑太平盛世的三大支柱。


真正的力量来自正义,若不以匡扶正道为根本,所有{suǒ yǒu}的行动都会成为{chéng wéi}不轨之谋。也许{yě xǔ}骗的了别人,却骗不了自我。这便是人的宿命。


把平时的想法带到战场上,就会变得优柔寡断胆小懦弱;反之,用战场上的决断处理日常事务,就会成为让人噤口侧目的暴戾之人。


人一旦产生野心,就会生起重重幻想,仿佛发现了万千宝藏。


邻居强大,会对自我不利。但这一不满一旦表现{performance}得太露骨,反而{fǎn ér}会惊醒熟睡的狮子,终致搬起石头砸自我的脚。


幻想尽能够天马行空,但眼下却远没有那么尽如人意。


这个世道不会如此容易就能持续太平。故真正致力太平之人,会时时发起战事,正因他们想告诉世人:若不更加谨严忠诚发奋,太平必守护不住。


天下属于天下之人,并非说仅仅是属于现今世人,还有万千后人。


这世上有生命死大树,咱们都是树上的枝桠。即便其中的一根小小枝桠枯了,却也不能因此{ yīn cǐ}说大树枯了。大树还会年年生长,年年开花,万世不休。


人生决定于发奋与否,这点毋庸置疑,但不可否定的是,意志并不能完全{completely}左右人的命运。


个人拥有的东西只是一时的错觉。


从过去到此刻的历史{History}脉络中,见出丝丝未来之迹。


儿子死在老子前面,便是不孝!


喜、怒、忧、思、悲、恐、惊,此即为七情。能御之者,谓之忍。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


不及尚能补,过之无以救

你们不是说好9/3才要穿军服出来吗?怎么才1号就一堆人来拍照,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9/2就要先交(作业),一堆人赶着拍照要成效!
因此,蔡政府必须将改革化整为零、细分差异,再给予时间产生共识,才能有效地
每位聘用人员依据工作{gōng zuò}业务{yè wù}不同及任用职务之差异,给予不同薪资标?省!付杂诓糠置教逯苯咏?赣萌耸略に銂yù suàn}?以员额人数作为薪资标?剩?净嵘罡形弈巍!?
体育署副署长林哲宏则回应,总统{zǒng tǒng}蔡英文{yīng wén}已明示改善运动{yùn dòng}单项协会的办法;而针对羽协用世大运绑亚运的作法,他说明,当初是希望{xī wàng}选手在奥运后培训不要{bù yào}中断,让培训期长一点,但作法可以{can}再考量,要以尊重选手为出发点,会再跟羽协说明

《德川家康遗训》


只知胜而不知败,必害其身。


胜利{shèng lì}后的一刻,才是紧要关头,绝不可掉以轻心。


先贤云:“逐鹿者不见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