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是哪条道上的?!” “我?我走的是中国<China>社会主义道路。”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会往前走的。” 会过去的。 即使现在深陷囵圄。 只要使点劲,不行就再用点力,走出去,想要的生活、答案……都会有的。

——木瓜黄

《伪装学渣》


给我家小朋友一起<with>去啊。更远的地方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被人拉起来,跟自己<zì jǐ>站起来是两码事。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朝哥,你上次问我,你什么样子。现在我不是别人,那个问题<wèn tí>我重新答一下。就讲一遍,听不到拉倒。我喜欢<enjoy>的样子。”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东楼贺朝,西楼谢俞。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我……没喜欢<enjoy>过人。” “我面前的这个,叫谢俞的小朋友是第一个。” “虽然小朋友脾气不好,动不动就打人,但我还是很喜欢他。” “很认真的那种喜欢,看到他就高兴,想跟他谈恋爱<ài>,喜欢的要命。” “那个脾气不太好的小朋友听到了吗?”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什么愿望都没许,但是<But>感觉<gǎn jué>什么都可以<can>实现。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你们想过自己<zì jǐ>想做什么吗,不是说非得学习,有些人好好学习是因为目前还不知道<zhī dao>以后想做什么,那就做好手边的事情<affair>,做好准备<zhǔn bèi>,去等待喜欢的事情<affair>在未来出现<chū xiàn>。” “有些人知道<zhī dao>自己想做什么,所以他们努力,为了走向未来。 “你们呢,想走去哪里。 “不管想去哪里,不能因为不知道,就在地上躺着。”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暗恋有什么好讲的,酸酸胀胀像罐芬达,还是被使劲晃过的那种,噗噗噗,这时候<shí hou>谁拉开易拉罐,能炸他一脸。”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你有本事就在地上躺一辈子,没本事就起来。”

《伪装学渣》


在这个最容易冲动的年纪,却又不敢肆意。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谢俞”“……”“没什么,熟悉一下同桌的名字。”几年后“谢俞……”“你叫魂啊。”“没什么,熟悉一下男朋友的名字。”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今年打算送戒指,戴无名指上,一辈子也不摘的那种,不知道我家小朋友收不收?”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我也没喜欢过人。” 谢俞忍着揍人的心情说:“面前这个叫贺朝的臭傻逼是第一个。”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就这样<then>吧,还能怎么样呢,走过的路就不要<压嘛碟>再回头。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我最近发现,……喜欢你这件事好像会上瘾啊。”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我爱<ài>你,不过有时候<shí hou>爱也是一种负担我也很感谢你,谢谢你来到我身边从你还很小的时候,我就忍不住去想你的未来,想你长大了会是什么样,会去哪儿,会做些什么。三百六十行,我都挨个儿想了个遍。现在你该自己想想了。不管你做什么选择,我都为你感到骄傲。我只希望<hope>你平安,快乐

——木瓜黄

《伪装学渣》


高考过后,谢俞选择学医,贺朝报了经管。冷酷杀手成了白衣天使,套路深似海的那位跑去学金融。三班同学无不痛心疾首:“完了,谋财害命。”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我家小朋友为什么要笑给你看?

——木瓜黄

《伪装学渣》


眼睛看到的都不一定是事实,更何况这些道听途说。

——木瓜黄

《伪装学渣》


用坚硬的外壳挡住世界<world>上所有<suǒ yǒu>的恶意,比如那种烦躁的、生人勿近的态度< dù>。但心底柔软的地方,依旧一尘不染。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可能<kě néng>是被烟花照的,这帮孩子一个个的眼睛里都有星光在闪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但是<But>你不一样,因为喜欢你喜欢到……就算再迟钝。” 再迟钝也逃不开。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有时候爱就是把能想得到的、能给的一切东西都捧出去,固执又一厢情愿。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小朋友,”贺朝将水塞进谢俞手里,说,“别的小朋友都去打篮球<Basketball>了,你怎么一个人呆在这里?”

——木瓜黄

《伪装学渣》


看了那么多青春读物,虽然自己的日常没有多轰轰烈烈,平平无奇的日子,每天为了考试烦忧,晚上点着灯写作业写到半夜……但是真好啊。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成年的你们要学会很重要<zhòng yào>的一点担当责任,德行,坚韧不拔的品质。勤学苦练,脚踏实地。我也由衷地为你们感到高兴和骄傲无论你们日后走到哪里。走的有多远。都不要<压嘛碟>忘记——赤子之心,是我们二中的校训。我们二中的精神恭喜,你们成年了大胆地,往更远的地方去吧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这个人是我的。毫无保留。身上每一处地方都是。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贺朝一边挨揍一边在心里说,老子男朋友,二话不说就是干的样子真他妈可爱。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胆子有多大世界<world>就有多大,我很欣赏你这种胆量跟其他<other>小孩都不一样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我觉得<jué de>我的背影特别帅气

——贺朝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所有<suǒ yǒu>小心翼翼的心情,控制不住的思绪。想靠近又不敢声张。 但事后又庆幸自己大着胆子迈出了那一步。 更庆幸身边这个人也同样……毫无顾忌地朝他走来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怎么?” “看你啊,”“我家小朋友怎么那么好看。”“你,有男朋友的人,别太骚。”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朝哥,这……西楼谢俞每天脾气都这么爆?”“是啊,”“可爱吧。”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他跟贺朝,相识就像一场不可思议的意外,碰撞在一起<stay><with>,甚至绚烂到……害怕这只是一场转瞬即逝的烟火。以后怎么样谁也说不准,人生还有那么长,哪里说得准以后。可是潜意识有个声音说,你想过的。你想一直跟这个傻子<foolish man>在一起<stay>。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老唐轻叹道:“或许有的同学觉得<jué de>这次没考好,没有,只有不努力,没有所谓的没考好。我觉得你们都很好,而且<ér qiě>还可以<can>更好。”“还有同学跟我说,感觉<gǎn jué>未来很迷茫,心里没底,”老唐又说,“那不叫迷茫……傻孩子,你们的未来有无限种可能<kě néng>啊。”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朝哥。”“你上次问我,你什么样子。”“现在我不是别人,”“那个问题<wèn tí>我重新答一下。就讲一遍,听不到拉倒。”“我喜欢的样子。”你是贺朝。就是你自己的样子。跟别的什么都没关系。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谢俞收回目光,用笔戳了戳前座的肩,想问还有没有多余的笔,然而<rán ér>平时都对两位后排大佬毕恭毕敬的这位兄弟<就像安全套>居然有了点小脾气。 虽然前后桌坐了那么长时间,但前排这两人还是对后排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敬畏感,刚开始<kāi shǐ>是被校霸的恶名所震慑,后来是被这两人gay怕了。 基基的,不能再基。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他,喜欢,谢俞。不是那种,是那种喜欢。那种只要一看到这个人,心里突然就满了,又患得患失,不踏实,总觉得哪里还空着的喜欢。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两位年级倒数即使戴着情侣手链,也只会被人认为是逢考必过神器。

《伪装学渣》


“我有对象了。高二谈的,不是随便玩玩,很认真,认真到……这辈子就他了。”“他叫贺朝。”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迎着扑面而来的风,点点星光,以及街道两边那道无限往外延伸、延至天边的光。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刚才许了什么愿望?”“没许。”“啊?”“没许愿。”什么愿望都没许,但是感觉什么都可以实现。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很久之后谢俞再回忆起高中生涯,一定不会忘记这个晚上,一系列智障的剧情展开以及弱智的结局倒是其次。一个明明怕到手都在抖的大傻逼,却把符纸塞进了他手里。

《伪装学渣》


所谓的校霸,多少有些被妖魔化,校霸的事迹,他们都是听说居多。谣言经过口口相传,真假参半,最后传下来的也都不知道变成了什么模样。但是高二三班的同学们第一次那么清楚地意识到:这两个校霸,跟传说<chuán shuō>中的,有些不一样。

——木瓜黄

《伪装学渣》


“那你加一下老贺微信吧。他求了我快两年了,我怕吓着你,一直没给。”“……”两年?“谈恋爱第一天就跟他说了,我说我找到了一个很喜欢的人,这个男孩子特别可爱。”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谢俞说:“这个老师<teacher>不行,那就换一个。”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贺朝,是你先招惹我的。”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找死找到爸爸家门口上了,没空跟你们废话,一起上吧 ╠╠谢愈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你家老谢,你应该<yīng gāi>比我更清楚啊,你好好想想,他对什么感兴趣。”“我吧。”“……啊?”“我。他对我感兴趣。”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谢俞心说,姓贺名朝的这个人,不管处于哪个阶段,都好像会发光一样。——而且<ér qiě>最重要<zhòng yào>的是,都是他的。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无聊吗?”“课是有点。”“跟你上就不无聊。”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想什么呢。”“在想你怎么找到的男朋友。”“我有时候是挺……沈捷也说过我好几次。”“但是你不一样,因为喜欢你喜欢到……就算再迟钝。”再迟钝也逃不开。

——木瓜黄

《伪装学渣》


“那就想点别的,”“比如说……有你朝哥的现在和未来。”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我……没喜欢过人。”“我面前的这个,叫谢俞的小朋友是第一个。”“我也没喜欢过人。”“面前这个叫贺朝的臭傻逼是第一个。”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心情不好。看着你就好点了。如果可以的话......还想抱抱。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谢俞。”“没什么,熟悉一下男朋友的名字。”“以后多多关照啊,男朋友。”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这人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啊!小小年纪已经<have been>这么会披羊皮了吗!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喂。”“干什么啊。”“叫你一声傻逼你敢答应吗。” “……你才傻逼。”“所以啊,”“不要问别人,问你自己。”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这家老牌子手机公司的办公室相当有现代感,每个办公区块都有鲜明的颜色代表
由于<yóu yú>科技的进步,现在要申请金氏世界纪录也可以在官网上操作了,因为金氏世界纪录公司在北京也有办公室,所以也有中文<Chinese>官网
※为了怕有人看不懂,特别注明,这篇是反串文,哈林=庾澄庆,庾澄庆=哈林,这我都知道啦!
甚至还有非洲国家的人穿上了萌物之一的死库水,只是他的穿法好像哪边怪怪的


入目是满天繁星。星星点点,闪着光,洒在这片夜空里。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我也没喜欢过人。”“面前这个叫贺朝的臭傻逼是第一个。”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不管你选哪条路,怎么走我都相信<xiāng xìn>你。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别爱我,没结果。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贺朝,是你先招惹我的。”你先招惹我的。带着这么多声音入侵他的生活。非要攻破他所有武装。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在虎哥灼灼的目光下,谢俞慢悠悠地张了口:“我?我走的是中国社会主义道路。”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我暂时不知道说什么。这样<then>,先打个十分钟。”“我也不知道说什么。”“这样,我们先亲个二十分钟。”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这么记仇?”“记。我不光记仇,跟你有关的统统都记着。”这位骚哥,看着没心没肺、不拘小节,然而<rán ér>就是这么一个‘心大’的人,一旦碰到关于男朋友的事就特别小气。小气得不行。恨不得在谢俞周围划个圈,再在边上写俩字:我的!如果还有多余的地儿,还会再加一句:谁动谁死!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你想什么呢,”“我考虑过了……我这要是一下子冲到年级第一,别说老唐,学委都能直接晕过去。”“更想一直陪你罚站,”“也怕你一个人打游戏无聊,这样想二十名好像太多了……啊,就他妈先进步两名<two>好了。”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你来看我们……还是看我?”谢俞心说,都不是,我来躲学委。但是贺朝说话时吐在他耳边的热气,和说话时希翼闪烁、疯狂暗示的眼神,眼睛里就差没写上:说看我啊快说。“看你,”“看我男朋友。”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你不收拾?”“我没什么要拿的。”“过来哄哄男朋友就走。”

——木瓜黄

《伪装学渣》


“饿吗,约个饭?”“约个会吧。”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哥,勾引谁呢你。”“我哪敢,”“只给你看。”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坚定地走好脚下的每一步,他们这批人的前路也变得越来越明朗。但是刚上高三时的迷茫,不知所措,以及那些毫无眉目的未来.....这份并不成熟的心境,也是成长路上值得珍藏的宝藏。谢俞心想,不管是他和贺朝,还是三班的这群人,这条路上的共同点,大概就是真心实意地感激:还好当时摔倒过啊。还好当时摔倒了。停顿了一下,也走了点弯路,才能看到这些风景。

——木瓜黄

《伪装学渣》


“用自己方式对她好……不一定是她想要的。”虽然有时候爱就是把能想到的、能给的一切东西都捧出去。 固执又一厢情愿。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贺朝,贺朝!”“谢俞,谢俞!”“百年好合”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如果把人裤子扒了,站在旁边嘲笑对方鸡儿小,让人裸奔了近两三个小时算仁慈的话,杨文远估计宁愿被打。谢俞听完前因后果,也陷入沉默。贺朝说:“我真的不喜欢打打杀杀,一般都是选择平静地解决<jiě jué>问题。”平静……真是平静。难怪杨文远念念不忘,简直可以列入人生耻辱之最,尤其像他这种平时傲气十足的优等生,哪里遭受过这个。柳媛一转学他就觉得这个把柄“死无对证”,跳出来搞事情。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楼梯转角处的灯亮了两盏,贺朝顿了顿又说,“但是你不一样,因为喜欢你喜欢到……就算再迟钝。”再迟钝也逃不开。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跟平时广播里的姜播音员不太一样,跟让广大学子头疼不已的疯狗也不一样。很普通。普通到好像是因为肩膀上需要担起来的担子,以及老师<teacher>两个字,才变得强大起来。

——木瓜黄

《伪装学渣》


‘用自己方式对她好,不一定是她想要的’。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分班后,两位风靡校园的“问题少年”不止分进一个班还成为<Become>同桌。明明是学霸却要装学渣,浑身都是戏,在表演的道路上越走越远。-818我们班里每次考试都要争倒数第一的两位大佬。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刘存浩听完题,又抬头看了看日常斗嘴的两个人。他刚才没说出口<export>的是:不管正数倒数,还是我们认识<known>的那两位大佬啊——为了维护女生忍下莫须有罪名的贺朝,篮球<Basketball>赛上二话不说撩起袖子就下场的谢俞。从三班同学的角度< dù>来看,对他们俩的认识<known>早就超过了成绩这个范畴。刚分班那会儿,只知道这两位是让人闻风丧胆的校霸,无恶不作杀人不眨眼。但接触下来,完全<wán quán>不是那样。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朝哥,来不来?3009等你。”“不来,”“我跟老谢玩点别的。”“那个,玩点别的?比如我。”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喜欢你这件事 好像会上瘾啊

——木瓜黄

《伪装学渣》


罗文强他们换了话题,从吃饭聊到酒店<jiǔ diàn>:“我等会儿回去<hui qi>打算写会儿作业……” “你带作业了?你是畜生吗,你不是说它会自己照顾自己!” “我安慰你的嘛,安慰的话能信吗。”

《伪装学渣》


“朝哥,你家小朋友,”“管管?”“这还真管不了……他管我还差不多。”

——木瓜黄

《伪装学渣》


“看够了么。”“……”“没有。”“没看够。”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别怕,哥罩你。”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几级台阶不高,两个人索性直接往下跳。 脚下悬空一瞬。 迎着扑面而来的风,点点星光,以及街道两边那道无限往外延伸、延至天边的光。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几乎<jī hū>所有人对高三一整年的印象,是做不完的模拟卷,是朗朗读书声、 整间教室里粉尘飞扬。闲着没事把用光的笔芯一根根收集起来,最后毕业收成了一大捆。其他印象就是睡觉。撑不住就往桌,上一一趴,头顶是晃晃悠悠的吊扇,发出嘎吱声响,连带着吹起试卷边角。又好像真的只是睡了一觉。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别爱我,没结果。——贺朝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进立阳二中纯属偶然,也没报过什么期望......可能就是老唐嘴里说的“无限种可能”。像奇迹一样,把他们联结在一起。以后也会有的。还会有更多奇迹。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谢俞是他的了,他家小朋友。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你喝醉了吗。”“没有,”“那你……喝醉了吗。”“傻逼,你说呢。”没喝醉。不是因为因为酒精作祟。也不是一时冲动。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姜主任这个人只要不在学校<school>里,还挺好说话,即使现在只是跟学校<school>隔着一条马路。跟平时广播里的姜播音员不太一样,跟让广大学子头疼不已的疯狗也不一样。 很普通。 普通到好像是因为肩膀上需要担起来的担子,以及老师两个字,才变得强大起来。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还有同学跟我说,感觉未来很迷茫,心里没底,”老唐又说,“那不叫迷茫……傻孩子,你们的未来有无限种可能啊。”

——木瓜黄

《伪装学渣》


阳光从窗户外边洒进来,这阵近乎刺眼的光被窗帘遮着,恰好有风将窗帘吹起,永远对不齐的课桌椅,载满粉笔字的黑板,还有教室里的所有同学们,整个被照得发起光来。 他们身上穿着同款卫衣,背后四个大字:爱与和平。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对不起’但这三个字,就跟‘我爱你’一样,对越亲近的人反而<but contrary>越难说出口<export>。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借着微弱的路灯灯光,谢俞勉强能看到信封上几个张扬的大字:给我家小朋友。 谢俞捏着信封边角,愣了愣。 里面没写什么长篇大论,只有寥寥两句。 ——一起去啊。更远的地方。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不知道这两位大佬到底是什么时候跨越东西两楼建立的友谊,高二三班全体不约而同松了一口气。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喂。”“……今天之前,这个地方,我只在你拍的照片里见过。”“我觉得我没救了。”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有自己比较感兴趣的专业吗?”“啊,还在考虑,你呢?”“离你近点。”“离你近点就行。”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有时候人真的很容易满足<meet>。一点碰触,一个眼神,以及捎带过来的温度。就满了。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小朋友躺在他的床上,敛了所有戾气,看起来特别乖的样子。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呼吸声伴着微弱的蝉鸣。谢俞又半睁开眼,看了一眼夜空。脑子里没什么其他年头......只觉得很亮。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你上次问我,你什么样子。我喜欢的样子。

——木瓜黄

《伪装学渣》


逆天改命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谢俞那句“你先招惹我的”,本来后面想跟的是:如果你只是觉得新鲜,觉得好玩,我没空陪你玩。他不敢确定贺朝的喜欢到底算什么,于是他习惯性保护自己,近乎消极地想要个结果。他甚至觉得,贺朝会往后退。但是贺朝没有。他说他是很认真的,想跟他谈恋爱的那种喜欢。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贺朝随口问:“刚才许了什么愿望?”谢俞说:“没许。”“啊?”见他不相信<xiāng xìn>,谢俞又笑着重复了一遍:“没许愿。”什么愿望都没许,但是感觉什么都可以实现。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四排人,姿势夸张,个个都拍成了表情包。有高举着手臂跳起来、停格在半空中的,也有勾肩搭背当众打架<dǎ jià>的。刘存浩那天很欠揍,喊了句‘我最帅’, 被边上两个人按着一顿揍。排队形的时候谢俞被教导主任拉到边上,跟贺朝隔开了几个人,趁着他们还在打闹,贺朝不动声色地伸手拉他: “过来。 ”这张照片不是最后的正式毕业照,由于<yóu yú>太混乱,老唐组织了好几次秩序,摄像师估计也是头一次遇到这种“猴子班”: “别乱动了,三、二、一……”画面定格。

——木瓜黄

《伪装学渣》